1
欢迎来到琪琪文学网,您可以 登陆或者 注册

要挂科就挂我,别挂我同学

作者: 轻舞飞扬时间: 2013-09-24 11:53阅读: 收藏评论在线投稿
  从大一下期开始,我也真正的发现了大学校园的好玩之处,平时玩吧,似乎每天都有那么几个人没空去上课,只不过六十分太轻松,随便都能考,大学就更好玩了。
  初来时我还把这些教材捧着预习,认认真真地读,期末了发现有些科目是有复习资料的,大叹自己太傻,一字一句地读完这么无聊的书。到大一下,地皮差不多踩熟了,书也就成了新的,似乎感觉学不学都不挂,只要临时那几天认真上几个小时,多的分数都有了。从这时起,整天无所事事,到期末复习了,我们的书却还是新的,没来得及预习。我在想,这些新书以后毕业了是该运回家吗?可是给谁读,我吗?当书还有新潮感的时候我都没读,我想以后估计也不会读了。给下一代吧,当然是玩笑,谁会稀罕几本新的“破书”,那只能自己珍藏了。

  复习资料都是复印的了,谁要是提笔抄,一定被笑为傻子。久而久之,惰性就出来了,我是每天看书,只不过跟专业似乎就不对口了。
  浪荡了一年,今天才感觉到自己失败了,青春已经给我挖好了坟,我跳么?
  好多时候,我也想重新振作起来,新鲜劲儿也仅保持了那么两天,校园里飘荡着懒散的恶臭,熏得人躺下,躺在“病”床上,养得一副好软骨。我做不到了,不是不想振作,是做不到了,我早已麻木,而且已过惯了舒适的生活。

  周一晚上,又上逻辑学,其实我是“逃”了藏语课的。老师讲的是题,这个逻辑学很有数学味,是属于懒人不配拥有的。
  记得初上逻辑学时,那个认真的态度,也淡忘了是什么时候落伍的。只知道现如今,那句“你会不会玩,会不会讲,专业点儿”,已经变成了:我不会玩,我玩得不专业。
  逻辑学书也是很黑很丑极不顺眼的,书中那些看似矛盾(什么肯定否定式)的也是懂不起,连名字都记不住。从逻辑逻辑到没逻辑的逻辑,伤透人心。一节逻辑学,从最初的无人缺课到如今的什么样理由都找遍了;从以前的鸦雀无声到而今的高谈阔论;老师从很耐心讲到很火冒。突然有人说完了,得罪了老师你还有好日子吗?自从有了电子白板,教室里穷得没了黑板唰,前日我亲自看着老师用扫帚擦黑板的时候,我们都狡黠地笑了,酸只是鼻孔两妙钟的不适应。

  老师重复了那句第一堂课的话,笑是一种态度,这门学科不是文字学科,要笑只能从头笑起。如果平时努力一点的,期末你就轻松了,如果平时轻松的,期末你就累了(我估计他想说期末你就完了。)。昨天又上逻辑学,老师写了两道题,我还是不会玩。老师走到我面前顺便问了句做完了?我只说是没有,其实我是不会玩。最后老师暗示了句连这题都不会的同学,你下来要花时间了,每天两小时。难道是说还有救吗?

  我轻轻地翻开崭新的书页,没有书香,只有多余。我在想,要是让我在逻辑学和英语中选一个学,我会选择哪个?让我在逻辑学和其他学科中选一个,毫无疑问,其他文字学科是多么的简单。由此,我才知道我许久前那个想法只对了一半。不是所有学了的都要考,但学了的总是有用;证书不能说明学科知识,那只是做作;如果用期末成绩定论是否准许毕业,那么成绩是作弊。
  书,读了第一页其实是想读第二页的,像历史等。我最初是讨厌哲学的,现在发现哲学其实才有趣,趣味哲学。文字是需要传承,现在人的传承方法却是压缩。究竟是弃了精华还是弃了糟粕,谁来定论?
  我是家里的顶梁柱,我是要撑起半边天的,我能和别人比么。我永远记住这句话,因为我是顶梁柱,我责任重大,不能像别人一样庸,我得挺起来,为了未来,我是应该顶起梁。
  关于逻辑学,挂科不是目的,努力是尽头。现在我想好了,英语和逻辑学,我选逻辑学!亚里士多德先生,嚯,一个多了不起的人物。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五分pk10【pk10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