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欢迎来到琪琪文学网,您可以 登陆或者 注册

情感故事

作者: 雪莹时间: 2013-10-10 18:34阅读: 收藏评论在线投稿

忆父亲

作者 山东省嘉祥县家和万事兴

父亲两字重千斤,父亲二字可以让地球村有生命灵感的人类,都会有那种畏惧、依赖、亲切、信任和迷芒。首先是父亲给了我们生命,母亲才能把我们带到这个世界上。

我的父亲90岁生日还没有来得急庆贺,他老人家且匆匆地离开了他四世同堂的子孙和我的一母同根的兄弟姐妹。他的七十八口儿女子孙们悲伤哭啼,子孙儿女他最近的亲人无论如何呼唤呐喊且永远听不到了。父亲在床上安然的躺着非常安祥,面部的微笑与活着时一样的睡着了。我们按照老父亲临终前的交待,去世后什么寿衣也不要置办,把他多年保存参加过淮海战役穿过的军大衣和他岀席北京群英会最喜欢的那身中山装一定给他穿上。儿女子孙们照父亲生前的意愿,给他穿好了常人所说的送老衣。县领导和宾义馆的美容师也来了,美容师首先给父亲整理仪容安放在水晶棺内,县领导给父亲送来一面党旗,盖在父亲的遗体上并同时和我们兄弟姐妹及子孙共同瞻仰遗容,我们看到父亲仍然微笑安祥地静静地躺在水晶棺内。水晶棺前摆放着人大、政协、政府及父亲生前所工作过的单位和友好送来的花圈、花篮,显得肃穆庄严。我们遵照老父亲生前心愿举行了向遗体告别和追悼会后把骨灰送回老家安放。

我们的父亲走了,可我们永远忘不了他临终前向我们交待叙述老辈和他的身世。通过我们兄弟姐妹整理而转告各位读者,以寄托儿女子孙们对老人的哀思。

父亲在病重期间,把我们兄弟姐妹九人聚集在一起,专门叙说了父亲和老辈的身世,让我们牢记旧社会家庭苦难史。父亲叙说:他岀生在农村一个极其受人欺辱和被家族比视的家庭里。爷爷叫士喜是老爷爷在外地要饭时拣来无人要的孤儿,不是马家的血脉。旧社会有一种传统说教,就是义子低人叁等,即义儿义子义重孙,在村里和家族中根本没有说话的权力和做人的自尊,受到家族的很大压迫。那时我们家族的族长是马士成的大哥村里伪保长马士栋,他们三天一找茬,五天一闹事,义子根本没有一点人权更没有过上一天顺心的好日子。当时的老百姓头上压着三座大山,而我们这个家且有四座大山重重的压在身上,让人时时刻刻喘不过气来。我的爷爷奶奶父亲母亲受了一辈子气。爷爷奶奶死后马家族长横竖不让入老林,没有法子只好把老人埋在庄南一块蛤蟆撒泡尿就淹的洼地里。当老人讲到他爷爷奶奶受岐视时,眼泪刷刷的往外流。我们兄弟姐妹的心情当时也非常沉痛。

父亲接着给我们回忆讲述说: 父亲[也就是我们的爷爷] 兄弟四人,长大了为不受人欺付和争口气,爷爷分别给四个儿子取名宝山、 宝川、 宝河、宝地,长大成人后在全村和家族中将永远象山高、川深、河宽、地广一样翻身过上好日子,不再被人视为外姓人,一代一代在这块土地上繁衍生息。

但是想象和现实不一样,在那旧社会旧思想的束缚下,永远改变不了义儿义子义重孙的沉旧观念,什么大山、大川、大河、大地永远摆脱不了那贫穷的命运。老兄弟四人我大爷一辈子是一个在翟庄抗活的打铁汉;二大爷因生活困难所迫一气之下闯了关东至今沒有音讯,已骨撒关外,二大娘守寡死后也埋在庄南洼地里。父亲是老三也是因家境贫穷和受族人欺负在宣统年间下了东北闯了关东,在北草地当了北毛子兵。宣统退位初建立民国这些老毛子义军和义和团解散,兵营瓦解各自谋生。父亲是一个后勤事务官,由于队伍人员马匹物资混乱,他就拉了两匹马又回到老家啦。回到老家卖了一匹马,买了几亩地,虽然要了几亩地家境有了好转,但必境是义子义孙不是马家家族的血脉,仍然受到村里人和族长们的欺侮和岐视。

四叔宝地也已经分家单过,家境非常困难经常外岀逃荒要饭。后来逃到山西做起挑挑担旦上街叫卖,小针小线羊皮换碗的生意。常言讲:“拔郎鼓一响,叫醒街坊女郎,拿头发换针插花丝线”叫的人人心发慌,过着流浪生活。

父亲病重回忆身世,深深打动了儿女们的心。忆往昔,旧社会是人民受压迫的社会,只有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才能推翻三座大山做主人。我们的父亲是在日本鬼子疯狅侵略中国和中国解放战争时期,接受了共产党的宣传教育,有了新知识新思想,冲破社会和家庭的重重阻力,在40年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积极参加抗日救亡运动。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环境恶劣的情况下积极对敌斗争和开展土地革命。在上级组织领导下,组织八个行政村青年积极分子站岗放哨,传递情报,上战场救伤员,组织带领八个行政村的群众支援淮海战役,夜以继日的推着三轮木车送军粮、送弹药; 积极支援前线,从不叫苦喊累,心中牢记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共产党员就应该起到模范带头作用。父亲还特别交代,和他一起工作的魏区长就是在一次支前中被敌人的飞机炸死的。魏区长的骨灰就埋在羊山烈士陵园中,你们兄弟几个每年清明节要给他扫墓代我看望他。

父亲走了,他老人家临终前叙说这些往事让我们兄弟姐妹永远牢记在心。父母共生育我们兄弟姐妹九个,兄妹九人都是在共产党领导下翻身后做了主人,永远不再受义子义儿义重孙那种封建思想的欺凌和侮辱。我们兄弟五人都是中国共产党员,在不同的岗位上事业有成,四姐妹也都是社会有用之才。我们一定不辜负父亲对子女的期望,一定努力工作,为建设我国小康社会实现中华儿女的伟大中国梦而努力奋斗。

二0一三年四月十六日于嘉祥

纪念父亲逝世一周年祭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五分pk10【pk10彩票官网】